开启辅助访问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手机版
查看: 411|回复: 13
收起左侧

[同人文] [钟桐]四季

[复制链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发表于 2018-4-6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首发lofter
cp:钟函谷*幽桐 中通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钟函谷有季节感知障碍症。 对他来说,四季如冬。看不见春花烂漫,听不见夏虫吱呀,秋天也没有累累硕果,他的世界从来都是银装素裹。抬头能看见雪花纷纷扬扬从天空飘下来,落了地反而销声匿迹。周围的景物和人都藏在皑皑白雪后面看不真切。 心理医生跟他说这是幻想症,伴随感知障碍的非真实感。 他倒没觉得有多么不好,双手蜷进衣袖里,冲医生鞠个躬算作道别。 这已经是钟函谷数不清第多少次来就诊了,坐诊的医生换了一个又一个,开出的诊断倒是一直没变过。他没想过要治好,好不好其实无所谓。只是都来了这么多次,到现在更像一种例行公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雯梓约了他饮茶对弈。 入了春,小姑娘就急匆匆地换上了无袖旗袍,丝绸勾勒出曼妙曲线,扇子遮了口鼻只留下一双明媚的眼。钟函谷叹了口茶,心道转瞬邻家小妹便出落成大方模样,他也是真的老了。这样想着,在棋局上执下峰回路转的一步棋。 诶,这招可以呀。雯梓收了扇,趴在桌上仔细研究。钟函谷料定她还要看一会,于是偏头望向窗外,按照常理,此时应有鸟雀鸣春,雯庭棋馆的樱花也该开得很旺盛了。可他仍旧只能看见光秃秃的树枝,和万籁俱静的雪景。 怅然回过头,小姑娘还在纠结。 钟函谷想起来他没同雯梓提起过这件事。往常她问说怎么老穿的这么厚的时候,他总会笑眯眯地回答她说老了体虚,一边将暖炉抱得更紧,不管外面是不是烈日当空,室内空调是不是过于喧闹。 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钟函谷把玩着黑子,笑看这难解的局。 敲门声响起的很及时。过几天便是东方古街一年一度的春日祭,商会总管跑来征求雯梓的意见,顺带请她去现场一看。橙发少女摇身一变,成了古街当家扛把子,气势蓦地凌厉。临走前不忘提醒钟函谷记下这局,回头再切磋。 是,是。他无奈地叹口气,仔细临摹起棋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日祭又称樱花祭。 钟函谷闲来无事,坐在雯庭棋馆的楼上喝茶,时不时望几眼庭院内的繁华景象,聊以慰藉。整条古街就数这里的樱花开的最盛,三四月是樱花的旺季。每到这时,雯梓便会在自家庭院内举办樱花祭,大大小小的商户在这里支起帐篷,拥挤但热闹非凡。 钟函谷的古董店自然有一席之地,但他懒得下楼去,因而一般是两个小机器人在招呼着顾客。 他趴在窗台上张望,远远瞧见一红一蓝两个小家伙坐在板凳上偷懒。意料之中的事,他偏头估算了一下今天份的营业额,决定还是下去监督一下。 就在钟函谷站起身的那刻,一抹明黄色的身影闯进他的视野,带着春天特有的毛茸茸的质感,在鱼肚白般死气沉沉的场景中,亮丽的仿若迟到的春光。 那个金发青年站在自家摊位前,低头询问着什么,又拿起了一个小玩意儿。 肆虐的暴风雪骤然停歇,色彩从那人周围蔓延开来——钟函谷看见石板路上摇曳的青草,看见踩着樱花撑着红伞摇摇晃晃的新娘子,看见满院如同粉色潮水的樱花,看见鸟雀栖在枝头欢快地鸣叫,看见蓝宝石模样的天幕低垂——金发青年像是感知到什么,环顾四周,最终视线定格在他这里,也是一脸茫然与不可思议。 钟函谷第一次看见了春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幽桐有季节感知障碍症。他没告诉过别人,包括濑由衣。 从他有记忆开始,世界就是澄黄色的,是成熟与丰收的颜色,和课本里讲的老师教的小朋友们形容的都不一样。他只能从书本里找四季,认识艳丽的春、茂盛的夏,还有平静的冬。 幽桐被满地的银杏叶子困在了秋天,一个本应该象征着喜悦的季节。 他知道自己大概是患了什么病,偷偷去图书馆查了好久的文献,终于在边缘文献里找到了幻想症,还有感知综合障碍。他对号入座一番,沉默地走出了图书馆。迎接他的是满目浅黄的银杏叶,落在他头上,落进他心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情出现转机是这年春日祭的时候。 小师妹濑由衣闹着说,陪她去春日祭和与她比试,让他二选一。幽桐头疼地看着师傅托付给他的小姑娘,犹豫片刻还是选了前者。其实他着实不喜欢春日祭,这些祭典对他来说没有分别,从天而降的从来不会是樱花花瓣。 他有且只有银杏叶,金黄的寂寥的银杏叶。 进了雯庭棋馆后濑由衣就不知跑到哪去了,幽桐便自己随意逛逛。他以前没参与过这类的集体活动,左看看右看看竟也有几分意思。商户们大多热情得很,拉着他天南海北家长里短聊一番,然后再将自家产品往他怀里一塞,一路下来,幽桐怀里已是满满当当的了。 所以路过人气冷清的万葬亭分店的时候,他下意识停住了脚步。不大的店面摆满了古玩,古旧的气息沉默地包裹着他,意外地踏实。坐在一旁看店的两个小孩见他来了,才慢悠悠地站起身说些欢迎光临的客套话。 幽桐放下抱着的手信,也就是在这时,他发现了地面上破土而出的嫩绿的芽。这浅绿色太过陌生,以至于幽桐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啊,这是春天的绿色。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四处张望,于是看见了棋馆二楼也正望着这里的黑发男子。樱花在他身旁开得烂漫,层层叠叠的数不清多少种红映入眼帘,俏皮的可爱的喜人的,应有尽有。鸟雀争鸣着什么,樱花在风里向他鞠躬致意。 幽桐第一次看见了春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莉莉丝和伊斯特发誓,他们从没见过如此失态的店长。 他近乎偏执地一遍遍问他们,知不知道刚刚那个金发青年去了哪里,最后双手撑着货台,头一点点低下去,肩膀颤抖。两个小机器人蹲下身,发现他居然在笑。虽然笑得很难看,他们俩得出一致结论。 钟函谷笑够了以后用手揉了揉眼睛,世界又变回了苍茫的白,像雾里看花。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病情加重了,打算过几天再去问问医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会是夏天的事。 那天钟函谷和赛斯照例酒友聚会。两个成熟男子喝的醉醺醺的,勾肩搭背走在酒吧街。路过转角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人,他和那人同时道歉,酒气氤氲在两人之间。钟函谷却闻到了夏夜晚风的味道,还有在欢声笑语中显得突兀的蝉鸣。 他定睛一看,雪停了,是之前那个金发青年。 就在他们愣着的时候,赛斯开了口,“嘎哈哈哈,这不是幽桐吗?我亲爱的室友,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嘛?”说着将另一只手搭在幽桐肩上。 名叫幽桐的青年接过赛斯,然后抱歉地冲钟函谷笑,显然他也认出了他,”虽然我只是路过……好吧,那就先送神官先生回去。“一边将醉酒的赛斯搂得更紧些,一边偏过头来看钟函谷,“刚刚不好意思了,我叫幽桐。有事可以来港湾区找我。”语焉不详,但重音的确是放在了后面那句。 夜幕下的行道树显出一种苍翠的绿,钟函谷醉的一塌糊涂,灵魂却如同脱壳般清醒。他因为恶心的原因没有开口,只是点点头,松了手,目送幽桐和赛斯离开。头顶是黑得广袤的夜,还有星星和月牙。 世界在他的头晕目眩中又变成白茫茫一片。 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夏季还很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赛斯觉得自己最近可能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从前总是放他鸽子的酒友,如今三天两头往自家跑;从前冷冷淡淡只会埋头练琴的室友,如今节假日都不着家了。而且,两个从来不按季节穿衣的家伙,竟然在这个夏天同时穿起了短袖短裤!这究竟是神的旨意,还是人的无常? 不良神官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所以然,索性独自一人去酒吧找乐子了。 古街当家人雯梓最近也觉得太阳可能要从西边升起来了。从前总是神出鬼没的隔壁屋长辈,如今隔三岔五来棋馆报道。来了也不帮她分担一些古街事务,空有着二当家的旗号,还在她沉迷工作的空档问一些吃喝玩乐的事—— 比如,哪家火锅店的鹅肠最正宗啊?你大夏天吃什么火锅! 再比如,哪里的烟花祭最好看啊?当然是我们东方古街的烟花祭最独特! 诸如此类。 但这也是雯梓第一次发现,钟函谷还有对生命如此热忱的一面。他束起长发,反戴棒球帽,穿着短袖短裤老布鞋,盘腿坐在榻榻米上一脸认真地记录信息的样子,看起来滑稽又好笑,却有一股久违的烟火气。雯梓撑着头看他,毛笔在手臂上洇出了墨迹也不自知。 诶等等,这,难道是人生又一春??!! 濑由衣最近十分烦恼。从前总是从各个角落出现,要提溜她回去的师兄,如今她上赶着找都找不到了。小姑娘年纪轻轻就有了一种独孤求败的感觉,想要当上最强武者的心不知该如何安放,甚是寂寥。 不过每次见到幽桐的时候,那人都是言笑晏晏的模样,他褪去毛领大衣后着一身短袖短裤的样子,清爽又干练,再也没有之前那层虚假的壳了。 濑由衣还是很为他高兴的。 既然这样,那不如干脆利落地打一架来庆祝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幽桐在秋天到来之前搬进了万葬亭。 赛斯一边哭号着说没了你就没人和我平摊房租了,一边转头又勾搭上了新房客。幽桐哭笑不得地挂了电话,回过头向钟函谷提议说午餐就在家吃。 钟函谷从报纸里探出一双眼睛,颇为诧异地看着他,“你还会做饭?”语气里满是疑问与难以置信。幽桐呵呵一笑,决定用厨艺让他闭嘴。 正午时分,幽桐在庭院内的葡萄藤架下摆了满满一桌菜,有莴笋炒肉,麻婆豆腐,清蒸鳜鱼,还有一碗番茄鸡蛋汤。全是钟函谷最爱的家常中餐。 他围着不大的小餐桌转了三圈,对此啧啧称奇,最后被看不过眼的幽桐按进座位里。“不好吃也请一定要全都吃完哦。”幽桐假笑着补充,透红的耳朵却暴露了他的紧张和羞恼。 说不上特别好吃,但就是家的味道,熨贴进心底的滋味。 酒饱饭足后,钟函谷收拾菜碗,把剩菜用冰块镇着放在天井里,打算晚上再热了吃。幽桐坐在藤椅里望着他。钟函谷看出他的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钟函谷有一段时间没去看心理医生了。 在幽桐去世界巡回演奏会的这段空档,他才想起来要去复查。 冬天的古街十分萧条,昨天下了初雪,屋檐上蒙着一层薄薄的雪渣子,像之前的不真实感再降临。钟函谷倒不怎么害怕,跟幽桐呆在一起久了,真的冬天和假的冬天还是很好区分的。 病好了以后,看心理医生如同换了一个人。 钟函谷第一次看清,原来这个医生戴的是单片眼镜,看起来酷得要命,却也眼熟的很。他低头写着诊断书,一缕墨蓝的额发掉下来,又被他撩上去夹在耳后。钟函谷终于认出这是**庭的晏华,于是哈哈地打了招呼。 这是你第一次看出来是我,可喜可贺。无波无澜的祝贺词,他没有抬头。 照例询问了一番以后,晏华说他可以走了,不用再来了。 意料之中的回复,钟函谷满意地伸了个懒腰。窗外雪下大了,雪花一片片沾上玻璃窗,延展出复杂多样的六边形。 晏华跟着望过去,”是冬雪,那春天也不远了。“ ”哎呀呀,“钟函谷笑弯了眉眼,”是我等了半生的春天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相遇于春,相知于夏,相熟于秋,相伴于冬,一路走过了春花秋实夏虫冬雪的四季。并且还会这样一直走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3671790
经验
14
人气
0
人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fin.复制粘贴过来的 格式有点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v2.略有小成

Rank: 1

UID
6844125
经验
1
人气
0
人品
0
发表于 2018-5-13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钟函谷是我的……(&;*&39;ω&39;)&88;╰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通行证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论坛APP|公司简介|客户服务|相关法律|网易游戏|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14-2018 16163游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点击查看家长监护工程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71-89853167 举报邮箱: jubao@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