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手机版
查看: 519|回复: 0
收起左侧

[同人文] 【安托×恋人】沙之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5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7同人站|其他
f7|作品分类: 原创作品
f7|同人作品链接: -
f7|相关角色: 安托涅瓦
f7|封面图片:
话说这cp叫啥,安恋?

大概有些需要解释的东西,用星号标注了,埋了很多“文学少女暗戳戳的心绪”

——————

安托涅瓦听着隔了张桌子的奥露西娅和那个普通的男人在那里说说笑笑甚至相谈甚欢,心底就升起一股子无名之火,几欲灼烧完她的理智,拽着她跌进名为嫉妒的深渊。

她略微烦躁地捻着书页,微黄的白胶纸被她的指甲划上一道又一道杠。马尔克斯的金句她一句都读不进去,脑子里就盘旋了一句“爱情,首先是一种本能,‘要么生下来就会,要么永远不会’”,剩下的罅隙都充斥满了那红发女人晏晏的笑声和男人局促害羞的回应。

“Douma*,冷静。”安托涅瓦摸摸被自己划得花猫一样的书页,心底默念。她抬眸悄悄把视线投向隔壁桌——她仍然和那男人说得开心。

她深吸一口气,视线收回,接着翻书。

诶这里怎么没看过?她扬起眉,透亮的眼里满是疑惑,匆匆开始浏览书上的内容来,一目十行。哦,刚刚没注意。她把书往前翻了一页,重新开始看弗洛伦蒂诺和费尔明娜炽烈的剖白,顺便暗自唾弃自己的分心。

男人终于在安托涅瓦第二次翻回去重看并且鄙弃阿里萨的迷失时起身离开。年轻的躯体却挂着略微发福的肚腩在擦身而过时让安托涅瓦皱了皱眉,她抬起眼眸,棕色的瞳孔里染上点释然,随后又被惊讶占领——因为奥露西娅正朝她走过来,脸上的笑容有一点和刚刚有微小的不同,带了点老熟人的熟稔和被摘掉的假面。

“你还在这?”

奥露西娅的声线有些上扬,透满了和安托涅瓦的清朗截然不同的魅惑。她的表情像浅淡的薄荷烟,可昳丽的容颜又如娇盛的法兰西玫瑰。卷发繁盛,簇着娇小的脸,唇上涂了鲜红的色彩,眉目间满是媚态。身形清癯如盘缠而上的常春藤,像法国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安托涅瓦恍惚地想,回神来才注意到面前女人的神情变得有些玩味,脸上一烧,赶紧正色回答,

“我在看书。”

红发女人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随手夺过那厚得像砖头一样的书瞄了一眼封面,又无趣地放下。“你好无聊,”女人神情变得淡淡的,可安托涅瓦的心却落了地。她知道那是奥露西娅对熟人才会有的态度,淡漠疏离。她没因为我的偷窥生气,安托涅瓦心底窃喜,脸上却做出一副对峙的表情,“书是最贵重的珍宝。”她假意反驳。

女人嗤笑一声,拉着椅子坐在她对面。奥露西娅随手招过侍者,点了咖啡便不再说话,就开始安静地在手机上敲敲打打。安托涅瓦藉着余光暗暗窥伺,但又看不清楚。她可能是在和明天要上映的舞剧的工作人员聊天,她心底猜测,又假装翻了一页,做出认真看书的样子来。

奥露西娅蓦地展露笑颜,莞尔笑意让安托涅瓦心里一紧。她又翻了一页书,跳过了费尔明娜与乌尔比诺平淡无味如白开水一样的爱情,接着偷看。女人脸上的笑让她心里惴惴不安,那大概是刚刚那个普通的男人了。她一锤定音地做下结论。

奥露西娅是这样的人,安托涅瓦盯着书页上‘真挚火热’那四个黑白分明的字心中默想。她是为爱情而生的,追求一切炽烈朗目的爱恋,需求全心全意,唯一且所有的爱。安托涅瓦思绪飘到了奥露西娅的几个前男友身上,又惨烈地飘回来,不敢再想顺便替刚刚的男人默哀了一秒。

“我在和剧组的男一号说话。”咖啡递了上来,奥露西娅轻抿一口,率先打破安静得诡异的气氛。安托涅瓦半晌没敢吭声,只是心虚地嗯了一声以示回答。

“你不好奇?”奥露西娅挑起眉,饶有趣味看向安托涅瓦藏在刘海下低垂和顺的眉眼。

“嗯,人各有隐私。”安托涅瓦头都没抬,死死盯着那四个字,靠回想她前男友的悲惨结局来压抑自己的好奇心。

奥露西娅狡黠地抿起唇,“明天是《舞姬》的首映,你不想看看吗?书呆子会不想看看娜塔莉娅·玛卡洛娃大师笔下索罗尔和妮基娅的爱情?男一号索罗尔可是卡夫兰演。”

安托涅瓦现在一听到‘爱情’这俩字就浑身打颤。她抬起湿漉漉的眼眸对上奥露西娅满是调笑意味的红色瞳孔,心底无奈。她暗暗地伸手摸了摸包里的一个小盒子,表面的丝绒蓦地使她充满了决心。她当然知道明天《舞姬》的首映,她也知道奥露西娅是公主甘扎蒂的饰演者,她还知道那公主和面前脸上笑意莞尔的女人性格有些相似——美丽自信高贵,还专横霸道不择手段。可是那黑影抓住了她,逮住了她。不是死亡,是爱情。*

她又摸了摸那小盒子,一咬牙掏了出来。

“我知道的。这个送你。”话说完,安托涅瓦脸上红如泣血。奥露西娅看着面前脸如红蟹的女孩子,心里啧啧称奇原来呆笨不通人情的书呆子还会送人礼物。她伸手接过,打开那小首饰盒一看——一枚银镯。

古拙繁复的花纹飞饰其上,朴素又透着点奢华气来。奥露西娅拿出来反复打量,然后套了在自己手腕上。“是你会送的礼物。”女人的娇笑声让安托涅瓦恨不得把脸埋进书里沉进加勒比海,她悄悄别着脸,偷看奥露西娅娇盛的脸靥。

“你知道这会是花篮里的毒蛇吗?”奥露西娅笑得欣悦,好容易才停下反问。

“我会把毒蛇扔掉,把花篮献给你。”安托涅瓦抬起头,对上奥露西娅微微眯起的眼。

“那我沉进了幽灵之国呢?”奥露西娅笑意浅淡,似乎还透着点危险。

“我会陪你一起去。”

公主仿佛得到了心悦之人的垂青,眯着的眼角眉梢里头都透出点欢欣的气来。她终于摘下了假笑的面具,朝安托涅瓦展露了一抹还算真实的笑。

“我知道的,我知道。”红发女人把玩着镯子远去,留下一个冒着蒸汽的安托涅瓦捧着书发呆。黄昏已然来临,安托涅瓦还坐那里充当思想者。她喉咙里压着一句“我会去看”滚不出来,否则奔涌的心绪就要决堤。

她想,可去他的甘扎蒂吧,管她花儿开不开,反正你万古长青。*



————————

*希伯来语,意思是“沉默”

*那是勃朗宁夫人的《抒情十四行诗》的最后几句话的改编版

*莎士比亚的“时光,凭你多狠,我的爱在我的诗里将万古长青”

《舞姬》是芭蕾舞剧,最后的对话源自剧情。

安托看的书是《霍乱时期的爱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通行证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论坛APP|公司简介|客户服务|相关法律|网易游戏|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14-2018 16163游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点击查看家长监护工程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71-89853167 举报邮箱: jubao@vip.163.com